阴影里的黄雀

作者 :赵义宏  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次数:  发布时间:2018-11-05 11:11


阴影里的黄雀---《黄雀记》读后感 

 

苏童先生在《黄雀记》中,虚构了一只躲藏在阴影里的黄雀,平常是沉默的,几乎让人忘记它的存在,但是在主人公朝着预想的人生靠近的时候,它就会跳出来把一切希望啄碎。而这只黄雀,成长于主人公在懵懂青春里的一次闹虐游戏,和随之发生的一系列残忍伤害。

少年保润在懵懂和躁动中长到18岁,由于母亲的颟顸和父亲的懦弱,保润的祖父被当做精神病人送进了离香椿树街最近的精神病医院井亭医院,保润也就在井亭医院陪伴祖父时遇见了一个让他时喜时怒的作女孩。夏天的一个黄昏,保润在少年柳生的帮助下,和这个女孩在一个水塔上相见。女孩误以为保润偷走了她的兔子,保润因为受到冤枉而生气,掏出随身携带的绳子把女孩捆放在草席上就跑了,离开时正好碰上柳生提着炖好的兔肉匆匆前来。待保润离开后柳生偷偷溜上水塔,污辱了被捆住的女孩。

这个事件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发展的。柳家倾其所有地满足了女孩的物质补偿要求,换来女孩对保润的犯罪指认,之后女孩家也离开井亭医院搬到了外地。保润被认定有罪,经判决入狱服刑。柳生仅仅在看守所蹲了几天就被释放。作为某种补偿,柳生的妈妈安排柳生代替保润经常去井亭医院陪伴保润祖父,以换取柳家上下良心的安宁。柳生在父母不断地斥责和警醒中夹着尾巴长大,因为人机灵而谋得了给井亭医院包送蔬菜肉食的活计,渐渐殷实。

作家的笔触简略而冷硬。完全没有涉及案发后女孩的心理变化,也没有涉及柳家是怎样的进行交涉,怎样的说服女孩一家最后搬离了本地;更没有涉及保润在得知判决结果时的困惑、无奈、绝望和愤怒,作为一个没有太多文化的懵懂少年,他是否知道怎么上诉、申诉?高墙之内,他怎么排遣对祖父、父母的思念?是不是偶尔在怀恨之外,也可能还会产生对那个女孩的一缕温情?

十年过去了。刑满释放的保润、心怀忐忑的柳生、因为怀了富商的孩子无路可走而气急败坏的女孩(现在叫白小姐),这三个人的命运在香椿树街再次汇合。经过柳生一番费尽心思地讨好补偿白小姐和保润,保润在井亭医院找到了护工的工作,白小姐被柳生安排在保润家的旧宅待产,柳生自己也准备结婚,似乎一切都已经翻篇,新的生活就要开始。

但最后还是没有。保润在柳生的婚宴上追着新娘子要跳舞。柳生在阻拦过程中被保润捅了三刀后送医院不治身亡。一夜白头的柳生妈妈在白小姐的窗外哭诉着:“我们能还的都还了,为什么你还是不放过我家?”白小姐在柳生的妈妈和愤怒的人群围攻下匆忙逃离香椿树街,失足落水被救起后送到井亭医院,在她和保润、柳生三人的青春一起转折的地方产下了婴儿。一天早晨,人们发现白发苍苍的祖父抱着婴儿,而那个很作很任性的母亲已经不知去向。

作家仿佛想通过故事告诉我们,就算人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但也往往不是太晚,就是太早;或者不是太早,就是太晚。同时作为这个故事的另一个背景,我们可以猜测,在保润强奸罪一案当中,据以定案的物证中应当没有提取自现场的、属于保润的生物检材,如果有,只能说这份物证是虚假的。因此,那只阴森的黄雀,就这样在有意无意地疏失之间被养大了。